您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-> 鎶氬彜鐞粹滅豢鐑熲?蹇嗘晠浜哄線浜?
  抚古琴“绿烟” 忆故人往事  

 

    琴,是中华民族最古老的弹拨乐器之一,古琴处处体现着中华传统文化的气息,因而被收藏者视为珍宝。在新疆,也有一群热爱古琴收藏的玩家,他们以琴会友,在古老的中华传统艺术中沉醉不已……

    通身是韵

    娟娟片月低照在帕米尔高原的群峰之上,一位风度儒雅的长者,双手抚琴端坐在石头城堡之巅。伴随着他手指在弦上灵巧地舞动,一曲《流水》缓缓流淌出来,流入那石头城堡脚下开阔的阿拉尔草滩,消融于蜿蜒而过的塔什库尔干河……

    琴,是中华民族最古老的弹拨乐器之一,20世纪初才称之为“古琴”。古琴亦称颂琴、雅琴、瑶琴、玉琴、七弦琴或别称丝桐、绿绮等。

    古琴是最富有中华民族色彩的弹拨乐器,西周时期已广为流传,并与瑟、鼓、等乐器同时演奏,至今已有3000多年的历史。《诗经》中有“窈窕淑女,琴瑟友之”、“琴瑟击鼓,以御田祖”等记载。

    在孔子时代,琴就已成为文人的必修乐器。数千年来,琴与文人的生活密切相关,孔子、蔡邕、嵇康、苏轼等都以善弹琴著称。

    琴奏出的音乐神圣高雅,坦荡飘逸,古人用它来抒发情感,寄托理想。琴已远远超越了音乐的领域,成为中国文化和理想人格的象征。

    古琴的弹奏法、记谱法、琴史、琴律、美学等方面早已形成独立完整的体系,被称之为“琴学”。其内容博大精深,是中华传统音乐的代表,也是反映中国哲学、历史、文学的镜子。

    宋人陈旸在《乐书》中说“琴者,乐之统也”,一语便道出了琴在中国古代乐器中的地位。

    古琴音乐具有深沉含蓄、潇洒飘逸的风格特点和感人至深的艺术魅力,最擅长以“虚”、“远”来营造一种空灵的美感。追求内在的神韵和意境,表面上看似极简约、散漫。

    古琴,传说最早是依照凤凰的身形制成。与其说古琴身形与凤凰相同,倒不如说与人身相应。琴有头、有颈、有肩、有腰、有尾、有足。浑身上下无不充满着文化内涵,仅从琴形而言,便可说通身是韵。

    古琴面圆似天,底方像地,龙池八寸通八风,凤池四寸合四气。琴长三尺六寸五分(约120-125厘米)象征一年365天。五弦象征五行,大弦为君,小弦为臣,文武加二弦,以合君臣之恩。十二微分别象征十二月。古琴有泛音、散音和按音三种音色,分别象征天、地、人之和合。

    古琴与一般民族乐器不同,几乎每一张琴都有着诗一般雅致的名字,如北京故宫博物院藏的“玉玲珑”、“飞泉”、“九霄环珮”、“大圣遗音”等几张唐代古琴,无论是其年代、形制、音色均是珍品。

    悠悠往事

    我国民间古琴收藏者众多,新疆也有一些痴迷于古琴的收藏者,本人就是其中一员。我所藏“绿烟”等古琴,皆为名贵而难得的古琴珍品。每当琴友往来时,各自捧出宝琴相互观赏,遇有擅操者奏上一曲则更尽雅兴。

    我所藏古琴绿烟,桐面梓底,造型为仲尼式。上刻“绿烟”二字,下侧篆刻长印“珂花道人”,腹内刻“大明洪武戌申吉日蓝于庆造”。“大明洪武戌申”即公元1368年,距今630余载。该琴通体红漆,光泽鉴人,腹断纹清晰精美,音色清越圆润。

    我与绿烟还有一段难忘的故事。20世纪60年代初期,由于我早年丧母,军中的父亲无暇照料,就将年幼的我送回乡下的老宅,寄养在大伯家中。

    乡下的老宅远远望去就像一座石头城堡。大院内除宽敞的正房外,还设有东、西厢房,足以显示昔日主人的地位。古琴绿烟也是这老宅中特殊的一员。

    记得在县城工作的四叔每次回来时,晚饭后总是从西厢房里请出绿烟,端坐在开满紫色牵牛花的墙前,凝神静气片刻,尽情地弹奏一曲。

    当时,四叔见我似懂非懂地看着他和绿烟,便抚摸着我的头说:“你喜欢吗?”“嗯。”我点点头。

    时至1965年,在四叔的言传身教中,不满7岁的我便能在琴弦上跌跌撞撞地弹出一些杂乱无章的“乐曲”。

    深秋的一天早晨,花喜鹊在老宅后的大枣树上不停地叫着。四叔从县城匆匆赶回来,抓住我的小手,背上绿烟便乘车赶往省城。

    在一幢简朴的公寓里,我们见到了一位鹤发童颜、气质儒雅的长者。四叔行礼后,回身令我参拜,并说:“快拜见顾老师。”

    “好啦,好啦!”顾老边说边让我们坐下。他那和蔼可亲的面容和儒雅的身影,让我紧绷的心弦一下子轻松下来。

    第一次授艺,顾老就要求我忘掉以前那些“跌跌撞撞”的弹拨之法。他从调弦正音、指法坐姿等均一一调教,并约定我每月来他这辅导一次。记得在最后一次辅导时,顾老对我说:“绿烟是张难得的好琴,要精心爱护它,回去用心练吧!”

    临别前夜,顾老捧出视同生命的“飞瀑连珠”,并对四叔说:“来吧,让绿烟与飞瀑连珠同和一曲《流水》!”

    沉静片刻,琴声悠然而起,令人如痴如醉。在不知不觉中,夜色已笼罩大地,在微弱的星光下,我的心神仍在琴声的世界里漫游。

    琴坛宗师

    1969年是一个特殊的年代。“破四旧”之风刮起,为防不测伯父将绿烟藏到厢房的悬梁背后,才令其躲过那场灾难。不久,年轻的四叔不幸病逝。从此,我的练琴之心便渐渐淡去。

    顾老何许人?乃当代琴坛宗师顾梅羹也。顾梅羹(1899—1990)四川华阳人,字焘,别名琴惮,生于古琴世家,1959年后任沈阳音乐学院教授,系著名川派古琴教育家、演奏家。

    他不仅琴艺高超,还擅鉴赏古琴,诗文、书画无所不精。为人正直豁达,具谦谦君子之风。顾老一生致力挖掘、整理川派古琴艺术,为我国古琴艺术事业做出了杰出的贡献。

    古琴艺术,是弦上的灵魂,是纯正的华夏音乐文化瑰宝。2003年11月7日,中国古琴艺术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“人类口述及非物质文化遗产”的称号。

    苍凉、古朴的帕米尔高原,容得下游子无尽心事,盛得住行者无奈的春秋。目视着高山大川,眼前或睡梦中便会浮现顾老和四叔抚琴英姿。

    故人已逝,“绿烟”犹存。只此一人的踽踽独行,心灵驰骋于碧空如洗的天穹,往事随着山风飘荡,塔什库尔干的琴声迎来了金色的朝阳。